腾讯体育免费直播无插件-官网在线

闯入“他乡”的人何去何从 李录《文明、现代化

时间:2021-03-27 08:36

  本文分为三个部分,根据书名的几个关键词,看起来不相关,其实所有的落脚点都在立足的故土家园——中国,无论是从过去文明的积淀发展,还是当下现代化的世界潮流,价值投资的在本土的崇拜和非议,还是作者本人在重大事件面前的抉择,都是中国这个古老文明在拥抱现代化的“沧海横流”中的不同反映。

  所有人的所处的时空都是有限,所与人的阅读领域更是相对有限。在笔者有限的阅读经验里面,能站在大的时间尺度看待人类社会和历史的人有以下三位:

  ●他的巨著《历史研究》中以文明为研究单位,从宏大的视角出发,将人类史作为一个整体加以考察。一个文明长则几千年,短则几百年的时间尺度。通过对已知的至少31种文明进行分析和归纳,对文明的起源、成长、衰落、解体加以描述;

  ●在此基础上,还广泛地考察了历史长河中各个文明在时间和空间中的碰撞、接触和融合。提出闻名遐迩的“挑战——应战”模式。同时,大一统国家和大一统教会的建立也进入作者视野。

  ●为什么要从整体上研究历史呢?汤因比认为是“现实需要”。这个现实的需要,我的理解是经过两次世界大战之后,人类需要在一个统一历史的框架里面去融合,更好的全球化。

  ●黄仁宇先生在笔者的阅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几乎读过他写的所有著作,包括小说。

  ●他在中国最广为人知的是《万历十五年》,但真正体现他对历史和现代化见解的是《中国大历史》和《资本主义与廿一世纪》,前者将中国的历史以300-500年为时间尺度划分成“秦汉”“唐宋”“明清”三个大的阶段,并从“技术角度”即不站在道德和具体某个人物评价,而是经济财政和政府整体运作的角度去分析和还原历史;后者是从资本主义的发展,从威尼斯开始,到荷兰,葡萄牙西班牙以及英国等国家“现代化的历程”,来对比分析完成工业革命转型的“重商主义”的文明与中国“农耕文明”的区别,以及中国如何来应对,最后落脚点也是中国与世界的融合。

  ●有趣的事情,汤因比和黄仁宇都直接经历过二战,也许战争让人能看到更多人类的不堪并触发对人类历史的深刻反思吧。

  ●在翻译成中文书籍的时候,本书副标题是“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KK站在新的科技和信息技术的角度,对当时科技、社会和经济最前沿的一次漫游,并借此所窥得的未来图景。书中涉及的问题纷繁复杂,小到一个蜂群、一组计算机代码、一个封闭试验基地,大到人类进化、人工智能、网络经济等等。

  ●KK最牛的地方在于跳开了技术谈技术,而是站在文明的角度,不仅是人类文明,还包括不同动物和种群的文明,比如蚁群,比如非生命的智能机器文明,视野之开阔,令人惊叹。因此才跳脱了人类文明的局限,部分洞见到了信息技术高度发展之后新的文明规则,才能有效预测“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

  言归正传,前面铺垫这么多,就是要回到李录先生对文明和现代化的思考框架,以及中国未来的预测。

  李录先生站在人类全部发展周期的“大历史”观视野下,把人类历史分成三个阶段:

  再结合前面提到三个具备“大历史”视野的人,分别从文明,中国与现代化以及科技角度,印证了相关的结论和判断,大家都在探讨和回答几个同样的关键问题:

  ●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文明是个非常复杂的研究对象,大大超过了个体能观察的时间和空间范围,需要有伟大思想家和学者,抽离出来,站在超越的视角来研究和思考,这几乎接近了上帝视角的”神学“范畴;

  ●文明发展不变的规律是进化。作为一个复杂的有机体存在,无论是人类本身的为未知领域的创造性、进取心和对意义的追寻,还是思想革命、制度创新还是新技术发明和应用,都是进化的动力和表现;在任何时候,文明需要有所突破的时候,都需要在这几点上有新的变化,比如工业时代的大航海时代,形成了环太平洋的商业贸易圈,同时科学思想的兴起,市场经济的制度创新,以及工业革命的新技术的发明与应用。下一个人类扩张边界应该就是太空探索吧;

  ●文明发展的不确定性在于进化的方向以及传播路径,本质上也有规律,即汤因比提出的”挑战-应战“模式。前者是会在有天花板,没有实际性突破的时候,不停的反复”挑战-应战“,书中提到了农业文明的天花板和三次冲顶。后者是不能的时间阶段有不同的主导者对其他的”挑战-应对“,在传播的过程中有时候往往是腥风血雨,暴力统治和反抗的狂飙突进,有时候是思想的无形无声渗透,每个个体被裹挟其中,有着每个民族,群体和个体的立场和视角,产生了这么多的冲突割裂和悲欢离合。

  ●整体来说,人类的发展是黄仁宇先生借用歌德的说法,是”螺旋式上升“。按照毛主席的说法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最后,人类未来的面临有可能是非生物文明的挑战,即所谓”碳基文明和硅基文明“之间的”挑战-应战“;从”人-人与机器-人与机器人“这种互为工具的进化过程,完全脱离人类现有认知经验的事情,凯文·凯利的著作在这个领域的探索显得弥为珍贵。

  ●李录先生在书中提到了现代化的本质和铁律,本质即”现代化就是现代科技与市场经济相结合所产生的经济无限累进增长的现象“,铁律就是比如加入现代化进程中形成的”全球的自由市场体系“,不能闭关锁国;

  ●黄仁宇先生对现代化有一个标准是”数字化上的管理“,这个提法非常的超前,在黄仁宇的时代,这个更多的是商品,信息和财富能在经济契约,用现代财会的统一使用背景下的自由流动和交换。现在看”数字化“有了更丰富的含义,就是互联网信息技术让整个人类在虚拟的数字世界成为一个整体;

  ●2020年的当下来看现代化,要有新的延展。无论是黄仁宇先生还是李录先生,分析的”现代化“都是旧的农业文明向新的商业文明进化的过程。因为现在新的技术突飞猛进,全球化进入到人类新的”大一统“,到了现代化的2.0阶段,表面上看起来,现在有点”逆全球化“,那是因为站在现代化1.0阶段在看待问题。

  ●Facebook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社区“,Facebook用户数据,包括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以及Messenger月活用户首次超过30亿(是世界上人口最多国家——中国的2倍多,而且中国是世界上仅有的四个不能接入Facebook的国家,如果开放,这个数字还会几亿级的扩大)。Facebook 用16年的时间从一个大学生聚集地发展成了全球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近年来它的帝国版图不断扩张,无论对 VR 的投入还是创造无国界货币,VR是虚拟现实技术,进一步融合数字和实体空间,数字货币是大一统金融系统的关键要素。

  ●阿里巴巴将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马云在2017年提出:“到2036年,阿里巴巴要服务20亿消费者,创造1亿个就业机会。20亿是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1亿的就业数量也比大多数政府提供的机会要强。现在,阿里按GMV算是世界第22大经济体。到2036年,如果能够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支持1亿盈利企业,将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而在此之前,阿里巴巴未来三年定下了一个小目标——1万亿美元GMV,到2019年也就是阿里2020财年(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实现1万亿美元GMV(2019财政年度,阿里巴巴的中国零售市场的总GMV为5.727万亿元,8530亿美元)。从经济体量上看,除了中国、美国、日本、德国,就是这个阿里巴巴,并且它还实现全球买、全球卖、全球运、全球付和全球游。

  ●从以上可见,从资讯和商品贸易的层面,从人类”族群-国家-地球村民-数字原住民“的文明进化角度,全球化程度之深,规模之大,资源,资本在全球范围的配置与集聚速度之快,已经超越了现代国家和传统全球化治理的范畴与经验。

  ●在书中,李录先生建议拥抱全球化的年轻人要掌握英语,这一点笔者非常认同。但说实话,语言本身产生的误解和分歧,以及在传递过程的中的噪音干扰和信息耗损,本来就是大家冲突争端的渊薮,”巴别塔“的故事就是印证,何况现代语言迭代更新速度非常的快,不断有新的名词和旧名词新的外延出来。

  ●什么是加速世界互联的统一语言,就是data,0101010100的底层密码。

  ●这就能理解为什么在5G、芯片领域会有这么大的竞争,中国为什么被动?为什么华为事件引起全球关注?背后是谁掌握着这些,谁制定了标准,谁就控制了全球统一的数据接口,掌控了数字时代的“马六甲”!

  ●首先,金融是秩序,货币是控制权和经济话语权。目前金融危机和博弈的核心是货币,以及货币背后的货币体系。

  ●目前没有一个国家能遏制货币超发的冲动,也没有一个国家真正有管理如此大体量全球货币的能力和经验,即使是美国也没有被验证是成功的,或者利于全球市场的。数字货币的设计某种程度上避免超发问题。

  ●流通和结算效率。为什么Facebook发行Libra会被禁止,如果30亿人都使用上这种数字货币,美元以及其他所有的货币存在的价值在哪里?

  总而言之,现代化2.0相比有现代化1.0,就是加上一点,如何在数字经济时代,在数字上实现全球人类在语言,经济,货币等的”大一统“的进程。

  ●这一点非常重要,中国的历史经验也证明其正确性。朝鲜在二战后依托苏联老大哥,加入”经互会“,也实现了经济上的繁荣,被称为”东北亚工业双雄“,后来苏联老大哥自顾不暇,小弟直接一蹶不振。日韩,南美,中东的一些国家都有同样的问题,nba直播,或者夹缝中求生;

  ●中国的优势在于有”经济纵深“,天然形成了东、中、西部的”经济时差“,加上从一线到六线的人口分布,通过几代人的勒紧裤带努力和农民的牺牲,在本土形成了比较完整”资源-生产-消费的商业经济闭环“,成为了中国发展的基本盘面;

  ●这个也被验证了,而且中国释放出来非常大的发展潜力。这里就不赘述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成就有目共睹,堪称世界奇迹;

  ●但一定要有节奏,而不是上来就大开门户,在这点上,中国几任政府都很明白,而且保持了政策的一致性,只是速度快慢问题,没有不开放的问题。

  ●中国历史上都是开放倒逼改革,开放一般带来的文化和新的游戏规则,制度会在”挑战-应对“过程中自动适应挑战,所谓适度改革,就是中国特色的部分。

  ●人口优势和制度优势在这个方面都是有体现,前者是提供了科技应用场景和实验市场,后者可以大规模的调动更多资源,这方面国家也是有经验的,比如两弹一星;

  ●这一点尤为重要,李录先生在书中就提出自己定位是”世界公民“,这个我在后面还会提到。民族自豪感和团结当然很重要,但他有ingroup的天然的局限性,不利于个体站在全人类的角度去发挥个人更大的价值,比如科学,学术,艺术等等领域的充分/自由的交流;

  ●积极主动的参与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这不仅是政府领导人的一个提法,也是当下大家在做的,比如生态保护,扶贫等,近些年中国相对于全人类都做出了突出贡献。个体也需要跟上,华人天生的文化基因里面就有“达则兼怀天下”的格局;

  ●从上个世纪60年开始,东方的思潮、文化对西方的影响非常的大,嬉皮士,乔布斯等等都是印证;

  ●困境在于要用现代的语言与世界接轨,而且要重视之前被忽视的思想和文化资源,比如李录先生在书中提到要重视对墨子的研究,他觉得墨子背后对技术的推崇,兼爱等思想,更符合现代化的价值观体系;

  ●现在一提中国都是说儒家文化,明显是因为农业文明需要进行了取舍,但我们有诸子百家,道家、法家等等,这些思想资源都需要用现代化的话语体系和叙事方式让全球知晓和吸收;

  ●优化”话语体系”很重要。比如中医,如何让年轻人和外国人都能理解的,喜闻乐见的方式感知到中医,理解中医的思想,哲学和方法论。上来就是五行阴阳的,最被诟病的就是玄乎,玄学。比如,美国有个教授就提出了“时间医学”,“生物钟”,这个就比“子午流注”更能让人理解,虽然子午流注更有传统韵味,比如,央视本草的纪录片等等。

  虽然有系统的读过巴菲特和查理芒格,笔者是投资领域的外行和晚辈,于此只是提出一些观察。

  ●非常认同李录先生在书中提到了观念,先不要去评估自己能不能做价值投资这件事,而是要评估自己是不是能做这件事的人。一个合格的价值投资的投资人应该具备哪些基本素养,文中有详细的论述;

  ●除了自己是实践的价值投资的个体,巴菲特在培养人上做了很有价值的事情:1)推动了格雷厄姆及其弟子形成的“学团”,大家相互交流和背书,德不孤,必有邻,这样大家比较能坚持下去,走少有人走的路。李录先生书中提到:“如果你是那5%的价值投资者,你不会张扬,会安心做少数派,但这与人类的本性相左。”2)在高校开坛授课分享,培养新的人才,李录先生就是因为偶然的机会得以聆听巴菲特的分享,从此走向了投资的道路;3)几十年如一日通过《致股东信》和股东大会教育市场,随着自己的成功,受众也越来越多,乃至现在成为了全球IP和价值投资的代言人。

  ●李录先生到北大分享的初衷也是希望能先从”合适的人“入手;高瓴的张磊与人民大学成立高礼学院开设“价值投资研习班”也是这个考虑;人再慢慢去影响环境,就像传教士一样。

  2、中国的金融市场还是非常的年轻,随着进一步开放,会为投资人提供一个越来越好的环境。

  一方面是“知识上的诚实”,这是在认知层面的求真,一方面是为人上面的真诚,直接,爱憎分明,敢于表达和行动。“真”是前提,没有真就没有善和美,不然就是伪善和假美。甚至看到描述李录先生为人的部分有点感动,因为我也是这样的人;

  作为一个处江湖之远的生意人(投资人),花几十年的精力投入去思考人类文明和中国未来,除了做投资需要,估计更多是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有着强烈的“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

  作为一个有家国情怀的华人,却在自己前半生被闯入“他乡”,经过30年,国家从某种程度上又接纳他。他又以世界公民的定位来找到个人自洽和自处。如何处理这个“身份认同”,个人在世界范围的全球化生存,在故土文化与他族文化的穿梭与纠结,不仅是李录先生,也是很多华人以及以后大量拥抱全球化,做世界公民的中国年轻人都要面对的问题。

  行笔至此,突然想起了北大的卢新宇女士在2012年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典礼上演讲中的一句话:无论中国怎样,请记得: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会黑暗。

  现任FOF Weekly创始合伙人兼CEO,商业思想类专著《新商业图景》作者。曾任和君集团合伙人,就读于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

  闯入“他乡”的人何去何从 李录《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 读书小札,言归正传,前面铺垫这么多,就是要回到李录先生对文明和现代化的思考框架,以及中国未来的预测。总而言之,现代化2.0相比有现代化1.0,就是加上一点,如何在数字经济时代,在数字上实现全球人类在语言,经济,货币等的”大一统“的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