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晨丽赌场_新浪财经

推荐收藏:工业设计专业术语29条

时间:2020-09-01 14:46

  摘自法国工业设计师米歇尔·米罗的《完美工业设计 从设计思想到关键步骤》一书通过对专业术语的重新解读

  根据目标使用要求和使用性能,基于使用场景的多样性,提供恰当的信息,来制定新产品设计使用功能标准。

  设计师使用的使用功能分析或使用价值分析不能与技术功能价值分析混为一谈。技术功能价值分析鲜有涉及产品使用、销售和技术方面的问题。尽管二者的分析方法看上去十分相近,但使用功能分析的目标完全不同,对技术功能价值分析的目标具有补充意义。

  技术功能价值分析旨在降低成本,应该仅仅涉及产品的各项工具功能,不触及使用功能及外观。

  技术人员更多关注“设备如何运行”,而不是“运行的作用”。因此,技术人员的任务与使用、使用质量、使用功能、操作功能、服务功能无关,然而这些都是设计要求与性能的基础。

  产品寿命周期分析(简称ACV)与可持续开发相关。目的在于建立环境评估瓶降低从提取原材料到被淘汰,即产品寿命周期每个阶段对环境产生的影响。

  其实这就是“产品功能”研究,这个定义有些模糊,大家经常以为是 “技术”功能分析,并且仅能比较同类产品。

  产品寿命周期分析在设计要求和市场要求方面都是一带而过。为了塑造一个严肃、甚至是科学的形象,此项“技术”分析几乎不涉及使用质量与审美,甚至是使用寿命和使用数。设计师们几乎从不使用目前的产品寿命周期分析 软件。

  尽管从业人数很少,但这些科研人员完成的产品对环境的影响研究仍然很有价值,例如不可再生资源的枯竭、能源消耗、健康、气候变化、温室效应、气候变暖、大气酸化、臭氧层破坏、有毒物质、土壤和水污染、交通、垃圾问题等。

  但有些污染是很难评估的,产品寿命周期分析暂不考虑噪声污染、视觉污 染、嗅觉污染等因索。

  由于很难获取所有数据,所以只能依靠大致估计。这些不确定因素导致产品寿命周期分析对设计的影响微乎其微,无助于选择具体的设计方案。

  适用性这个概念有些模棱两可,一个产品不可能适用于所有人,哪怕是最佳产品。

  一个产品的适用性与使用条件、用户特点和他们的需求有关。适用性并不是指绝对意义的质量,它与质量认证或者质量标签的定义恰恰相反。实际上它仅能说明产品能够提供的最低限度的服务和安全性。适用性首先考虑的是技术方面的东西,产品被视作“机器”,在正常或者常规条件下可以运行或者基本运行,不会产生事故。目前,适用性是根据技术和销售两个标准来定义的。

  原型的概念来源于心理学的无意识,植根于剧透共同历史或共同文化的某一群体的集体无意识中的个人无意识。除了充当行为模式的象征表现外,我们每个人对于可感知的事物,甚至是非常模糊的事物都有一种想象中的表现形式。这些图像原型在造型认识和评价方面扮演着参考标准的角色(在出现新范例之前,这是最理想的标准)。

  产品原型成为口头描述、书面描述、构思、表现或设计过程的目标时,在没有此类产品或其他想象中的表现形式的前提下,要在被看见的第一眼就符合想象中的形象。

  “集思广益”是指把众人的力虽团结起来,激励他们尽置多出点子,不要在一开始就指指点点。

  使用功能标准使用功能标准是构成所有设计师工作语言和共同关注的问题的操作基础。在使用功能说明中描述所有必须满足的因素和使用要求,是设计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步。对寻找解决方案、评估可能的使用功能来说是一个坚实的基础。使用功能标准不能与技术标准或营销标准混淆起来,因为它既不能预知解决方法,也不能预知生产产品需要的技术手段。它为创造和创新留出了自由空间。

  技术标准技术标准是指与企业生产设备、机器性能、零部件和模具生产技术、可用材料、加工和装配方法等有关的标准。

  指在既定限制条件和背景下,获取新创意的能力,限制条件和背景包括工具、材料、成本、用途、环境、期限等。可以说创造力就是在既定范围内的想象力。

  这个思想过程要经过好几个阶段,由无意识的外界元素引发,包括灵感(想象)和概念(概念化)。从心理学角度看,概念化代表想法成型和创意连续产生。

  所有人,自童年时代起,都拥有这种或那种创造欲望。创造的欲望人人都有。激发创造欲望比较容易,难的是如何不扼杀这种欲望。创造欲望的产生与发展,必将导致创造力的发展,认知神经科学与情感神经科学能够解读这些过程。

  对于设计师来说,要在“换位思考”的基础上做到有创造力,就必须通过理解用户的行为、情绪和对产品的要求达到某种程度上的情感同化。这是一种创造性思维的艺术,一种解决用户问题的新方法。这是以意料之外的方式,设计师没有考虑过的方式来研究解决问题的办法。这同样也是克服困难的行动。总之,这是针对问题找到新颖的、独创的、恰当的解决方法的能力。

  产品设计,需借助具体、连贯的思想概念才能达成目标,它首先是指将满足使用要求和使用环境的某一产品或某一物质体系的外观“概念化”,然后具体化。产品或物质体系的外观还要满足销售需求和售后服务的需求、符合生 产的限制条件(制造、存储、运输)。

  非专业人士动不动就谈“设计理念”。管理层更是把他们奉为灵丹妙药,据说能带来新知识、新方法和新设计。

  培训学校的管理者也刚刚发现这个新“学科”的新思潮!据说,应该把这个设计方法应用到几乎所有领域。但提“设计理念”、“设计—切”的设计仍然需要工作勤奋的设计师!

  “可持续发展,这个概念很时髦,但也很模糊。它既可以指社会发展,也可指经济发展。

  所谓的“发展”应该是可持久继续或持久扩大的“发展”;“可持续”这个形容词是考虑到当前的过度发展,以及自然资源的减少、污染物、温室效应气体等才提出来的。既然是可持续的,就不会产生任何负面影响,所以是可以在全球传播的无条件模式!

  “理想的发展”这个词更好,这样就能将环境和经济的发展要求整合起来,把人类社会需求和使用要求整合起来。

  生态设计是指在产品设计过程中,在考虑产品使用寿命周期的基础上, 即从选材、耗能、污染,直到产品报废和再循环使用等角度出发,尊重环境方面的要求。企业面临的风险是很多的,例如企业形象、市场分化经济效益等。

  生态设计可以在产品的使用寿命周期内更好地控制风险与成本,预知客户的新需求,更加尊重环境,找到产品创新思路。

  生态设计虽然看起来得到了广泛赞同,但真正实施还是有局限的,特別是很少有人承认工业设计在考虑生态问题方面已经做出的贡献。如果在产品设计中加入环保因素,就能防患于未然,就能更好地考虑环境的要求,工业设计必须有生态观念,在保留或改进产品使用质量的时候,必须要考虑这些要求。

  人体工程学这个词被广泛使用(比如设计),有时作为名词,有时作为形容词。据说,有什么“人体工程学”椅子,就是“很有设计感”的椅子。甚至是没有经过任何培训的工程师,随便玩玩常识,就突然变成人体工程学家了!

  物理人体程学涉及解剖学、人体测量学、生理学和生物力学等研究内容包括工作姿势、操作产品、重复运动、噪声、肌肉-骨骼紊乱、舒适度、操作者的安全和健康等。

  认知人体工程学(神经-人体工程学)研究的是与操作活动有关的思想进程,如感觉、理解、记忆、推理、语言等。

  总之,人体工程学基本上就是“人机”关系,那么设计师要关心的就是在使用时“用户、产品、环境”三者之间的关系问题。

  指在某些条件下,在既定时间内,某一装置完成某项工具功能的能力。这是对产品故障的统计研究。

  功能的概念在很多领域被广泛使用,实际上这个概念的意义十分模糊。我们所说的功能是指“借助完成的一整套行为来达到一个目标或满足一项要求的性能行为。”

  “功能”这个词,人人都在用,意义却不清楚:它是指使用功能,还是工具功能?

  设计师应该以严谨的态度明确说明设计史家所谓的“功能主义”的基本元素。所有想要借助半个世纪以来的著作清晰描绘“功能主义理论”的尝试,都因为没能给出“功能”的明确定义,其结果只能是无功而返。

  包豪斯设计学院或法国国立高等装饰艺术学院对目标(经常被曲解)的解释都明显不够严谨。那句著名的口号“形式追随功能”只要提到功能主义或设计时就被翻来覆去地说。其过于简单化、过于轻率的解释令人恼火。

  指不受约束、没有明确目标的想法,是胡思乱想、瞎扯、胡说八道…… 想象是个体行为,不受技术条件或者潜在市场的限制。想象,是年轻人不满现实的创造。想象,是思考新东西,不受可行性和成本的制约。想象可以不顾 “功能的严苛要求”,只考虑某一产品的单一用途或者一个问题的解决方式。

  想象,作为一种认知活动,就是将各种经验联系起来,创造出新点子。想象是激情的同谋,是记忆的回音,是改变现有产品或创造新规则的能力。

  想象都是或多或少地从现有产品出发,方向是创造新产品。想象可以为各种思路、各种造型或各种功能提供方案,并回答出现的设计问题。

  创新同时代表了过程和过程导致的结果。一个新事物不一定代表一种创新。创新意味着改善、变化和进步的想法。创新,就是将—个发展并具体落实,直至做出产品。

  为了激发企业的创新能力,当务之急是要发展创新各层面的关联性和互补 性,以及企业能够创新的各种功能。

  使用创新使用创新的作用至关重要,但它对经济的影响没有得到重视。一份使用场景分析会成为打乱设计的基本因素。使用创新可以简化产品使用方式,改善服 务和操作功能。使用创新还能方便理解、操作并带来其他服务。在严重经济危机时期,使用创新能够起到杠杆作用,避免推动价格竞争。

  审美创新企业经常只要求设计者进行审美方面的创新。视觉质量是优先考虑的因素。

  市场营销手段创新市场营销手段的创新经常就是要求有独特功能和新功能,特别是在中国。当前创新的方法和资源已经落伍了。举例来说,市场营销手段创新的思路,可以是在贏得消费者信任的前提下,发展社会网络共享。市场营销手段创新的主要领域是信息交流、新销售网络、包装、绿色产业等。创新的目的是减少阻碍消费的因素,满足新消费方式的需求,比如拼车、拼用割草机、合租等,网络在市场创新方面贡献最大。

  技术创新这个方面可以举例来说,大多数手机、平板电脑、GPS、游戏机、电脑等物品的发展,都是由包括触屏在内的技术创新而来。技术人员的成功秘诀在于 去除了鼠标、键盘或是手写笔。但是这些设备对于有视觉障碍的人来说,却是不方便使用的。因为这些触屏没有触摸参照物(没有触摸式肓文一些创新,比如在屏幕上设计一些凸起的柔软的小泡泡,正在研究当中。总体来说, 为了提高竞争力,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技术、审美或销售方面的创新,而是更加可靠的创新。

  一个创造性想法开始时是模糊的,直到变成精确地设计图样、外观模型和样机,就变成了一种发明创造。如果说想象和创造都属于智力过程,那么发明就是把想法变成有形的和技术的现实的过程。发明是指以前不存在的东西。发明是实验性产品或装置。有些发明申请了发明专利保护。

  外观模型是最贴近未来产品面目的“模型”。外观模型应该达到进乎完美的视觉效果,但是不能运转。

  我们可以想象设计出一种万能产品吗?它独一无二、能完全满足所有要求,被所有人认为是最佳产品?

  这当然是个幻想。我们这里谈的不是设计什么独家定制的东西,而是设计工业化、大批量生产的日用品、商品、物质产品。一个产品必须适合一大批未 来用户和客户的需求,但极有可能存在某种程度的不完美。

  在产业链最末端的消费环节,在可能出现的产品中,“最佳选择”只能是 出自每个用户根据自身的使用要求和功能之外的期待(审美功能或象征功能)。困难在于设计产品外观时如何进行妥协性的选择,而最终的产品证明, 对大多数用户和客户来说,这些选择是最佳选择。

  这些“新技术”并不具有根本意义的革命性。但它们既迷人又可怕。某些所谓的“智能”技术带给用户的恰恰是让用户担忧的前景。很多技术人员认为新技术是改进产品的坦途。新技术大量涌入,会影响用户的自主性和自由度,也容易遭到排斥,尤其是上岁数的人的排斥。它们会改变用户对待产品的态度,监视用户的行为。某些用户的“诠释者”认为这些改变会受到用户的欢迎,因为用户无法犯错,几乎不可能操作不当。

  “好”智能技术和“坏”智能技术的区别:“好”智能技术是那些能够让用户更好地理解和做出决定的技术。“坏”智能技术是代替用户做决定,甚至禁止用户的某些行为的技术。然而设计者是为了客户的幸福寻求创意。

  “智能产品会让我们变成傻瓜吗?”让用户幼稚化,甚至愚蠢化的趋势是令人担心的。没有一种产品能够被称为是“智能产品”。被称为产品互联网的物联网据说比现有物联系统更聪明、更主动,但它们只有在改善产品使用质量的前提下才能获得发展。

  物联网提供的服务只是为了帮助用户更方便地解决在某些使用场景下遇到的某些问题。比如住宅自动化管理产品应该给某些残障人士带来舒适感和安全感。

  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商业洪流、网络风暴,直到物联网的出现,这一切都只是由市场和媒体维护与支撑的市场自我中毒。如果说住宅自动化管理技术由于太过技术化而遭遇某种程度的失败,那么就应该通过更加严肃的产品使用分析来吸取教训。

  快速成型机只是一个过渡性工具,由电脑根据电子数据制作的机器,是为制作产品原型或外观模型服务的。

  这是个不太明确的词,因为对于质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义。“质量”不是独立存在的,在不同领域代表着不同意义。我们只能评估各种复合“质量”,如使用质量、技术质量、商品质量等。

  对于市场营销来说,“优质”产品一定是卖得好的产品,对于技术人员来说,“优质”产品是技术性能高的产品。提到“质量管理”,实际上简单来说就是“质量检测”,也就是技术指标规定下的“检测合格”。

  总体质量、质量保证、质量措施、质量体系、质检员,这些词毫无意义,说明它们不清楚自己的目标。

  符号学是研究社会文化行为和社会生活中的符号的科学。它涉及任何与设计有关的东西,包含所有产品传递出的符号和象征:外观、噪声、音乐、想法、造型、平面图案、商标、视觉标识、色彩、概念等。

  使用是指产品、用户和使用环境之间的关系和互动。使用应该被视为一种真实的存在,而不是一大堆无法感知的行为,使用是一些可观测、可描述和可复制的场景。

  “任何个人,在其生活环境中,与一个日常用品发生联系,就应被看作是个用户”。我们把用户按照以下分类划分:

  用户-操作者:完成某些主动进行或被动接受的动作,这些动作是由日常物品使用方式引起的。他们与物品的某些部分进行即时或延迟的接触,他们要实施一些或复杂或简单的操作,有时候会遭受一些不如意的结果。这些操作构成的任务要求他们具备生物能源、心理感觉和精神智力方面的能力。用户操作者需要工作,他们要做一些手势和采取一些姿势,根据他们从自身、物品或者环境中感受到的信息进行控制。在执行操作的过程中,他们与周围环境进行交流。两个“主要要素”是能量和信息。要在一定的空间和时间内进行感知、领会、预估、决策和行动。在这些用户-操作者中,我们进行以下区分:

  使用或者操作物体的全部或者部分,利用物品的主要使用功能的用户。比如一个插芹菜丝的家庭主妇、一个打电话的人、医院的医生或者护士等。

  介人目标但是跟物体提供的服务不发生关联的“类用户”,他们因其他目的,偶然或者违背意愿地操作,有时候会改变物体的初始用途。比如孩子玩榨汁器,母亲收纳玩具,售后服务部门的修理工、维护人员,搬家工人,小女孩挪动割草机来拉出她的三轮脚踏车等。

  用户-受益者:消费、利用或者享受通过使用目标物体而得到的服务或结果。这些服务可以是被期待的、服从接受的或者违背意愿忍受的。比如那些吃插成丝的芹菜或者喝榨好的橙汁的人、病情倒退或恶化的病人、由救护车运送的伤者或者用囚车转送的囚犯都是用户受益者。对于用户-受益者来说,物体提供服务所产生的结果就像是对一项需求的种回应,至少是对他们所感知、感受或者评判的一种回应。这个生物的、情感的或者社会层面的需求,以一种广义活动范围中要完成的行动的方式表达出来。这个活动本身在任何情况下都已经被认为是一种高级需求。

  这些需求实际上是不断派生的必然结果,导致了有时候被视作是非常重要的当前需求,与生存、安全、生理和心理健康的基本需求之间有相当大的差距。

  无论如何,受益者对所获得的结果或满意或不满意,取决于该结果是否回应了其需求。

  消费-支付者用户:全部或者部分承担了与目标物体享受的获取相关的费用以及其递延费用。对于日常物品及其享受的获取基本上可以以财务方式表现(价格、租金、分摊、税费等),然而其他的成本因素在这个阶段也已经出现。甚至在正式的获取前,通过使用某些方法来得到相关信息和做出一个选择,用户-消费者就要花费金钱、时间和精力。这些成本也加在合同价格金额当中才是真正的获取成本。

  对于一个榨汁机、割草机、火车上或者停车场的一个位置、高速公路进入权的获取者来说,除了必需的费用支付,还需要为随之而来的其他操作花费时间、花钱和精力:比如信息查询、排队、填表、支付方式以及出错时的情况等。除非根据计量经济学的价值刻度表来量度,否则时间、空间和精力是不能用单纯的财务方式来计算的。的确,这些也是需要花钱的,因此应该是可以入账的,但是被考虑进去的价值只能反映出其真正重要性的其中一个方面。相反,金钱是有时间、空间和精力成本的。仅从财务角度是明显不足以了解实际成本的,特别是在当前社会经济价值扭曲和波动的情况下。消费者主要是经济生物,除了资金预算,他们也会根据所拥有的有限资源—寿命、生存空间和能量物质,来对时间、空间和精力做出预算。非受益者-用户:因别人对物品的使用而承受其后果的,没有任何服务预期的那些人。非受益者-用户同样暴露在日常物品带来的有害影响、意外风险或者任何性质的损害之中。例如,沉浸在附近使用割草机的噪声中或者超大电声音响声音中的邻居。再比如淹没在城市交通中的步行者或者沿河居民,在某些烟雾缭绕会议中的非吸烟者,生活在被我们的下水道污染的河流中的生物等。

  相对于受益者的需求,非受益者-用户的需求不可避免地是以一种受限的形式来介入的。他们的需求更多是对所选择的使用方式的反对,万不得已时,反对受益者承认的需求。

  真正用户:真正的用户让我们意识到,在现实生活中,这些不同类型的用户很少以这么界限分明的方式来存在。作为他们的特征的各个方面,实际上是由这种或那种使用情况下相对应的使用者的众多特点组合而成的。这些同类型的使用者,通过赋予或多或少的重要性给他们某些需求,结合某些人为的、社会的、生态的或者经济的因素,参与到使用关系当中。

  指可利用的、有益的、方便的、合算的、盈利的、经济的、有成果的、能够服务于某种事物的,因此与某种使用场景能联系起来,多么含糊的一个形容词啊!

  产品的用途只能依赖某用户、某使用环境和某现有产品系统之间的具体关系来定义。用途具有偶然性,一个小小的技术障碍就会让产品的用途大打折扣。

  通常情况下,使用行为是一个重复的过程,从用户接触产品,想要获得期望中的服务开始。

  每一种产品并不是只有一种固定的使用价值。使用场景的特点不同,产品的使用价值就不同。使用价值不能用一个简单的数字体现出来(欧元、比率或者平均统计数据)。它只能通过使用因素之间或多或少的关联表现出来,比如: